19
2019-02-27

沈委員智慧:主席、各位列席官員、各位同仁。本席想請教一件事,之前我有看到一則新聞,是桃園市長鄭文燦自己爆料的,他說如果早聽他的話就不會有華航的罷工,請問王次長,這句話是什麼道理?請華航的總經理答復,這是什麼道理?其實勞資爭議的主管機關是勞動部,他們有一套SOP 的方式,最早應該是到基層的縣市政府。

主席:請交通部王次長說明。

王次長國材:主席、各位委員。先到勞動局。

沈委員智慧:對,如果不行才往上走,所以一開始好像是桃園市力有未逮,他還說如果早聽他的話罷工就不會發生,可以告訴我這是什麼道理嗎?

王次長國材:我可能無法揣測鄭市長的想法,但是鄭市長的想法大概……

沈委員智慧:你無法揣測?意思是說桃園市長想要介入工會基層開始的調停卻不得其門而入還是被距於門外呢?因為事件的發生地是在桃園嘛!

王次長國材:對,機師工會登記在桃園,所以的確是由桃園市政府處理這件事,桃園市勞動局也有做調解的工作,只是沒有成功,我想在處理的過程中可能他有一些感觸。

沈委員智慧:好,這是第一個,因為我不是當事者,我也不在現場,我只是告訴你有這件事,為什麼基層的市長會有這樣的感嘆?說如果聽他的,一切就不會發生了,這個有待事後再調查。第二個,一剛開始本席也被誤導,所以我想在此澄清一下,也想了解是不是這樣。這是你們說的還是誰說的我不知道,但有人說此次罷工事件的導火線就是華航的機師針對上飛機的酒測值須為零有意見,他們希望放寬這個規定,你們不答應,所以才有這個罷工,有這回事嗎?講清楚,你在台下搖頭,紀錄上是看不見的。有沒有?

主席:請中華航空公司謝總經理說明。

謝總經理世謙:主席、各位委員。跟委員報告,所謂這是罷工的議題之一的話,這應該不是事實。

沈委員智慧:不是事實,對不對?所以這個要澄清清楚,跟機師無關,我們當然希望是零檢測啊!機師上飛機之前還可以喝酒,就飛航安全及乘客安全的角度來說,我當然是不同意啊!在此我要澄清,外界傳得沸沸揚揚地說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引起罷工,我也不相信,所以我要在此正式了解清楚。請教次長,在這個過程當中我看到一則訊息,說部長打電話給華航,何董事長不接,你打才
接,有這回事嗎?

王次長國材:也不是,因為當時何董事長在國外,部長有請我跟他聯絡,事實上電話沒有打通,所以我傳簡訊跟他講要妥善處理現在勞資的爭議,那時候是還沒有罷工之前。

沈委員智慧:還沒有罷工之前你們都已經知道訊息了,為什麼會讓這個事情發生呢?這個事件發生在春節期間,你們沒有這樣的警惕心、警覺心嗎?星星之火足以燎原,你已經發現有要罷工的傾向以及可能,罷工已經在醞釀了,馬上就要發生了,你們可以讓它發生?

王次長國材:沈委員,這部分我稍微報告一下。當時工會提出的5 項訴求都是很高的標準……

沈委員智慧:請問這5 項訴求,最後達成了幾項?

王次長國材:就是疲勞航班多5 班,然後安全獎金部分有同意,中間工會的訴求,比方對外籍機師較為排斥的作法或是將華航航務處主管調離現職等等都沒有答應,所以這一次,跟沈委員報告……

沈委員智慧:前兩項是重點,你答應的這兩項是重點,何不當初一開始就答應他,為什麼要拖下去?工會要求的排斥外籍機師,這是不合理的,為什麼?因為這有違國際相關的勞工權益規範,這個我們很清楚,工會當然要提出,但那不是重點,他要的是疲勞航班的問題跟加班費的問題,為什麼你們一開始不妥善處理,一定要讓它延宕呢?

王次長國材:跟沈委員報告,這個就是困難之處,一開始也是談,但是他們5 項訴求都沒有讓。

沈委員智慧:好,沒有讓,那為什麼你們最後會讓呢?那也表示這是可以談的、可以讓的,那何必讓全國老百姓,讓全世界看我們在蹉跎時間,讓所有乘客受傷,讓國家形象受傷,可以嗎?

王次長國材:報告沈委員,不是這個意思,而是當時他們堅持5 項都要,所以在這個狀況下華航很難同意,但是經過……

沈委員智慧:那你們可以分項談判,我也看到你們的協商過程,比如談到疲勞駕駛、紅眼航班的事情,他們希望採7+2.5,也就是加上準備服勤的時間,你們不答應,就宣告今天談判到此結束,另擇期再開會。對於這種事,如果我是一個乘客,我會作何感想?最後你們不是答應了嗎?而且事實上也應該有的,因為華航跟長榮應該有一致性,長榮可以,為什麼華航不可以,你們為了這件事談判就因此結束,再擇期開會。你不知道要回家返鄉或者是預定國際航程的人是多緊張的事情,你們可以用這種態度來處理嗎?

王次長國材:跟沈委員報告,事情沒有您想像的那麼簡單……

沈委員智慧:可是報紙、電視上講啊……

王次長國材:沒那麼簡單,就是說……

沈委員智慧:沒有那麼簡單?當然沒那麼簡單啊!如果那麼簡單,就不會發生這麼嚴重的事件。華航機師可以講是在打七傷拳耶!他也在傷害他自己耶!因為國際形象受損,旅客對華航的信賴
度降低,以後盡量不訂華航的機票,華航的航班受影響,機師的權益也受影響,所以這是個七傷拳耶,傷人也傷己的事情,有人會這麼喜歡七傷拳嗎?

王次長國材:是。對,談判過程……

沈委員智慧:所以在此我要請教你,未來如何防範這種事情發生的SOP,你做了沒有?你檢討了沒有?到現在你檢討了沒有?

王次長國材:跟沈委員報告,這件事是從地方的勞動局開始談,談判破裂之後本來是要到勞動部,他們他們指定交通部……

沈委員智慧:那是在過年前幾天?那是在過年前幾天,你告訴我?過年前幾天破裂的?

王次長國材:大概從2 月1 日就開始破裂準備要罷工,然後到2 月8 日早上6 點罷工,這個過程……

沈委員智慧:對,這中間有7 天,我要告訴部長,這就是為官者的態度,就是你們交通部的態度!在這個過程當中,部長都還可以回台中發紅包,這件事涉及國家整體形象,行政院長都可以到新北市去發紅包,這段期間還在過春節耶,你想一想那些沒有搭到飛機的人會過什麼春節啊?面對這種事情你們都沒有辦法將心比心,還在做你們的好官我自為之,還在擺我的交通部部長、次長、行政院院長的態度嗎?

王次長國材:這個談判是一個過程……

沈委員智慧:你還沒有回答我有關SOP 的問題,針對這個事件,你們檢討出來SOP 沒有?我今天沒有看到你們的SOP 啊!今天一大早我就來登記,雖然我不是本委員會的委員,但是我對這個事情滿清楚的,我就是來看你們有沒有訂出未來針對罷工事件的SOP 以及你們的處置方式等等相關的檢討報告,你們有做嗎?

王次長國材:在這次罷工過程中,事實上華航都維持大約八成五到九成的運量,這也是他們的應變計畫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比如說簽轉……
沈委員智慧:你答非所問,次長,你答非所問。我再強調一次,你們有沒有訂出未來針對類似的罷工事件,我們的空運是不可以容許有罷工的,當然我們也不希望有罷工,未來整個處置方式的SOP 以及現在內部還有什麼問題,就像剛才李鴻鈞委員說的,為什麼長榮跟華航他們兩個會用不同的標準、方式在處理,而交通部所為何事呢?他們兩個標準可以不一樣,然後華航就可以比照,長榮都可以,為什麼我們華航不可以,罷工有理啊!是不是?次長,您的SOP 的內涵,你們未來的檢討要不要統一制定相關的標準?是不是要統一修訂相關的法令,你們做了沒有?還是還在放春假啊?現在1 月份還沒過啊,是不是?

王次長國材:沒有。跟沈委員報告,這次我們跟勞動部也有一個很好的合作模式,就是在談判過程中,除了交通部的專業之外,也納入勞動部對整個勞動法令的了解,這部分我們覺得是一個好的模式。在過去,比如說在……

沈委員智慧:好,你所說的這個好的模式,我都同意你,我現在還是要跟你解釋一下……

主席:會後請向沈委員詳細報告。

王次長國材:好,是。

沈委員智慧:我希望你跟我提出一個書面的SOP 以及改善計畫,以及你未來怎麼做的報告,好不好?

王次長國材:好,是。

沈委員智慧:謝謝。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