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2019-02-27

沈委員智慧:主席、各位列席官員、各位同仁。本席有幾個簡單的問題就教於各位。首先,請教考試院,被視為米蟲的軍公教警消人員的考試跟銓敘都歸考試院主管,在年金改革之後,對於被稱為米蟲的這些人、包括你們自己未來也是米蟲,考試院有何看法?秘書長,你是米蟲嗎?我看你的頭髮也都白了,應該也快退休了吧?

主席:請考試院李秘書長說明。

李秘書長繼玄:主席、各位委員。政務人員是沒有年齡限制的。

沈委員智慧:實問實答好嗎?你是米蟲嗎?

李秘書長繼玄:沈委員剛才提的這個是很嚴肅的一個問題,此乃一般社會對公務人員的一個誤解啦!

沈委員智慧:是誤解,對不對?

李秘書長繼玄:事實上現在的公務人員都非常的忙碌,尤其是地方機關,沈委員也非常了解,他們經常加班,現在說他們是米蟲實在是太嚴重、太沈重。

沈委員智慧:身為考訓的最高主管機關,本席似乎沒有看到你們針對這個米蟲問題曾經提出什麼樣的辯駁去捍衛他們的人權跟權益。有嗎?

李秘書長繼玄:現在因為是網路時代,網路上的消息非常的多,真真假假,我們也很難一一地去辯駁。

沈委員智慧:既然如此,我再請教你一次,對於讓社會大眾把這些人說成是米蟲,在電視上也被公然抨擊,以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的立場而言,你要不要回答他是不是米蟲,是或不是?

李秘書長繼玄:不是。

沈委員智慧:好,我就是要你這句話。我也要告訴你,這一波的年金改革之會有什麼問題,你們研究過沒有?

李秘書長繼玄:年金改革對公務人員及整個公家體系的影響,主管機關銓敘部去年曾委外做了一個研究調查,調查結果也即將要出來……

沈委員智慧:具體的調查研究結果還沒有出來?好,從去年7 月1 日到現在半年多,你知道嗎?有很多公務人員已經受到影響,例如,警察本來是50 歲可以退休,現在是延退到55 歲。

李秘書長繼玄:是。

沈委員智慧:公務人員則原本是60 歲,現在可以延退到65 歲,對不對?結果,因為年金一砍,很多警察不敢退休,我要告訴你,這四個字你知道嗎?你知道這是什麼字?你可以回答我嗎?你看得懂中國字嗎?這四個字是什麼?

李秘書長繼玄:「流浪警察」。

沈委員智慧:對,我要告訴你,年金改革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流浪警察的問題,警察專科學校是你們委託辦理警察考試及培訓的機關,對不對?

李秘書長繼玄:是。

沈委員智慧:過去因為長期欠缺警力,所以你們曾經有一次要考訓5,000 位警察,您知道嗎?

李秘書長繼玄:對。

沈委員智慧:針對年金改革後大家不退的情況,你知道一年本來有多少警察要退,你知道嗎?

李秘書長繼玄:詳細的數字,應該是警政署比較清楚。

沈委員智慧:好,我告訴你,一年原本至少有2,000 名以上的警察退休,現在一年不到1,000 人。
我看到滿有趣、滿遺憾、也滿傷心的一個數字,已經有人向本席提出陳情,現在警察不退休了,即便過勞死都不願意退,當警察那麼累,他也不願意退。結果你們那個5,000 人的考試結果變成什麼樣的狀況?人數減少。這個問題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李秘書長繼玄:沈委員,關於這個問題,此次我們積極與行政院協調警察雙軌分流考試的時候,尤其是四級人員的考試,比例太懸殊,所以我們請行政院警政署一定要對外好好說明這個四級的考試。

沈委員智慧:秘書長,你沒有做準備,所以是被本席的考題考倒了。107 年度招生總額是2,155 個,108 年度剩下780 個,只剩36%,就因為年金改革之後,大多數的警察不退了,所以你的招生總額剩下36%。以乙組的行政警察為例,去年的招生名額是1515 個,今年卻只剩下340 個。你們沒有公告,所以大家仍繼續準備考試,準備到最後卻是哀鴻遍野,名額剩下核定額度的22%,怎麼辦啊?要如何行政救濟?這些人讀書準備了半天要怎麼辦?

李秘書長繼玄:報告委員,考選部舉辦國家考試是整個警察用人的下游,所以我們就請上游的警政署一定要好好規劃其每年進用的名額,不可以說……

沈委員智慧:對啊!你不是說才經過半年而你的報告還沒出來嗎?所以你根本就不知道它到底會產生什麼樣的問題,這半年來到底會發生什麼變化,你也不知道,你看公務人員60 歲可以退,但現在都不敢退,警察50 歲就可以退,但很多警察現在也不敢退!教師也一樣不敢退,只好繼續教下去。我告訴你,已經有5,000 名警察即將成為流浪警察,也就是你們以前預計會有5,000 名缺額,所以今年準備撥下去5,000 名,可是因為各地方目前財政困難,所以現在各縣市首長,包含民進黨執政的台南市長都說對不起,他們拒絕接收這些警察,因為他們沒有預算,不然就是要中央全額補助。再加上年金改革、政府財政惡化、地方財政惡化,這5,000 個考訓合一的警察到最後就變成流浪警察。

李秘書長繼玄:這個問題應該是內政部處理的,內政部是主管機關。

沈委員智慧:你把它踢給內政部。好,我再問你一個問題,員警要派到一個地方需要一段時間,例如要4 年、5 年才能夠調單位。

李秘書長繼玄:這我不清楚。

沈委員智慧:這是哪個單位負責的?保訓會嗎?
主席:請保訓會郭主任委員說明。

郭主任委員芳煜:主席、各位委員。這應該是警政署負責。

沈委員智慧:跟你無關?

郭主任委員芳煜:對,沒有關係。

沈委員智慧:好,這個與你們無關,我稍後去內政委員會問,但我要再次問你,你們把流浪警察的問題推給內政部,那麼你們考訓在幹什麼?你們現在還在考、還在訓,所以你們沒有調整,這
種隊形變化是很快的,對不對?

李秘書長繼玄:我剛才跟委員報告,我們是下游單位,是負責做國家考試。

沈委員智慧:你們下游單位就要講,因為你們訓練出來的人馬上即將失業成為流浪警察,事實上這可以估算出來的,你們的文官有這麼多人,我們立委最可憐,幕後只有幾個助理而已,不像你們有一堆這麼優秀的文官。發生這樣的事情,你本於職責、本於業務範圍早就應該要去研究了,對於研究出來會發生什麼樣的狀況你應該很清楚,所以你就要告訴用人單位,你們不能再幫忙培訓,因為培訓下去的結果就是產生流浪警察,或是其他的流浪公務人員,事實如此啊!

李秘書長繼玄:委員所提這些問題的關鍵是,用人機關是警政署,不是考試院。

沈委員智慧:你們就是上面做錯了,下面繼續做,一錯錯到底,最後誰是倒霉者呢?老百姓?還是怪蔡英文年改錯誤,怪行政院長沒有好好思考,怪內政部沒有好好思考,怪警政署沒有好好思考,最後你是末端,就繼續執行錯誤的政策、錯誤的人事、錯誤的培訓,反正公務人員好自為之。難道你願意被人當成是米蟲嗎?所謂米蟲就是不負責任才叫米蟲,我不認為你是米蟲,雖然這些污名化讓大家很為全國的軍公教警消抱不平,但是你們要做到讓人家尊敬。既然在你的業務上已經出現問題,為什麼你不說?在你們的網站上或是記者會上,或是你們有向上的公文告訴他們不可以嗎?

李秘書長繼玄:有,關於這件事情考試院和考選部跟警政署和內政部協調過很多次。

沈委員智慧:你們有告訴他們不要訓練這麼多、不要培訓這麼多人嗎?

李秘書長繼玄:不是,訓練這麼多人是用人機關的事,不是考試院的事,但是我們基於專業的立場……

沈委員智慧:你們基於專業的立場告訴他什麼?因為不需要了,少收一點人。你有沒有跟他講?你有沒有文字?給我一下文字,我需要。

李秘書長繼玄:我們回去……

沈委員智慧:你們裡面寫的就是不要那麼多人嗎?

李秘書長繼玄:我們不了解人數的問題,是警政署的問題,我回去請考選部把開會紀錄送給委員。

沈委員智慧:你就是呆呆的訓練下去,也不因應目前的變化,外面風雲變色都沒關係,就繼續關起門來做你的訓練,薪水照領,工作照做,老師照聘,是這樣嗎?應該不是吧!一個優秀的文官制度應該是,當發生變化了,就這個部分要馬上提出來,這樣培訓出會變成流浪警察、流浪公務人員,因為文官不敢退、警察不敢退,如果再送這麼多人來,要考慮清楚。你要提出這樣的說法。你說你要研究,所以我知道你暫時還沒有研究出來,因為你的研究報告還沒出來。我期勉之,我沒有責難之。今天我們對於軍公教警消的年金改革非常不滿,後續我會再提出相關的修法以及相關可以解決問題的辦法,不會是米蟲,也不會成為世代剝削,也不會有階級鬥爭,我會提出完整的版本。但是我告訴你,我為文官叫屈,可是我也對你這樣不認真作為而造成現在考試者的痛苦,這件事情我還是要很遺憾的告訴你,你還是沒有做好文官。

李秘書長繼玄:我會把委員的意見轉告內政部和警政署。

沈委員智慧:我捨不得責難你,但是我告訴你,你沒有多做一點點,因為你是從高考、從各種考試過來的,你一定是最績優的,有多少人在那邊準備了半天。我的網站收到很多人一直跟我講,說他的孩子日以繼夜準備了多久,到現在沒有辦法考試,就算考試了也不會被任用,名額大幅縮水,縮減到剩不到三成,這些人真的很痛苦。這些痛苦最早當然要推到蔡英文總統的年金改革、行政院長的年金改革,但是關於考用合一的考訓,雖然你是最尾端,我同情你,但是關於善盡文官的職責、善盡考訓合一的職責,你還是有缺失的,這是我要提出來的。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