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2019-03-04

沈委員智慧:主席、各位列席官員、各位同仁。我從工程會吳主任委員的報告看到,你好像是業務督導。督導公共工程進度是你的責任,對不對?

主席:請工程會吳主任委員說明。

吳主任委員澤成:主席、各位委員。對。

沈委員智慧:在「協定規定供各機關據以辦理」中,對於公共工程標案不當延遲付款,廠商也有通報機制,對不對?

吳主任委員澤成:有。

沈委員智慧:我還看到一項:「強化公共工程標案停工解約之管理機制」,這些也都有吧!

吳主任委員澤成:對。

沈委員智慧:金額5,000 萬元以上,就以工程會作為列管單位吧!

吳主任委員澤成:對。

沈委員智慧:針對公共工程的列管,除了中央部會直接發包者,也有中央補助地方政府的重大經建建設,包含交通等等,這些是否都算你們的列管範圍?

吳主任委員澤成:對。

沈委員智慧:所以,我要跟你討論3 個很明顯的案例。雖然你的報告寫了「徒法不足以自行」,寫得很漂亮,文字作業得非常好,把你們的責任與義務寫得很清楚,可是我看到的似乎是政治決定一切,而你正是政治下的產物,因為你是行政院長任命的,也就是總統任命行政院長、行政院長任命你,所以對於很多事情,我看你也沒辦法。我現在就舉3 件案例,最有名的就是核四,在核四案中,公共工程委員會有無扮演角色?這是中央的案例。在地方上,有台北的爛巨蛋──大巨蛋。第3 件案例是我們台中的BRT。從你們監督公共工程的角度來看,這3 項案件和你有沒有關係?針對這3 件案子,中央都補助了,核四更是中央自己直接蓋的,跟你的督導有關嗎?

吳主任委員澤成:以核四來講,現在並無預算在執行,所以不在列管範圍。

沈委員智慧:核四不在列管範圍?那麼之前還在興建時,是否由你們列管?當時雖然不是你當主委,但算不算?

吳主任委員澤成:應該也算。

沈委員智慧:政治是延續的,不會因為主管換人而影響公共工程委員會的監督機制吧!若是因人設事,那這個機關就裁撤算了,所以應該有個常設性的機關。核四算不算你們的列管範圍?你不要再回答我現在已經沒有預算,核四預算現在固然沒有了,但計畫仍是從過去延續到現在。

吳主任委員澤成:興建過程中有列管。

沈委員智慧:你們的列管有效嗎?核四停工以及不做或復工,你都有參與嗎?

吳主任委員澤成:無論停工或興建,如果屬於政策上的決定,就不在工程會的列管範圍。

沈委員智慧:也就是說,在政治的干預之下,工程會無能為力嘍?

吳主任委員澤成:是政策決定興建與否。

沈委員智慧:政策不就是政治嗎?政策就是政治的產物,有了政治才有政策,有了政治才有首長,有了首長才有政策,有了政策,政府才能做事嘛!所以,基於政治上的因素,核四是你沒辦法
管的。雖然,在名義上,你這個機關還是像報告洋洋灑灑寫的一樣,有這些監督機制,但你還是沒辦法管,是不是?好,也就是說,你這個單位有跟沒有也差不多。第二,我要請教你地方上的案例,台北的大巨蛋呢?吳主任委員澤成:大巨蛋屬於BOT 案件,不在工程會督導範圍。

沈委員智慧:所以就是你無法管?好,那就算你逃過一個,也無法可管。那你怎麼看以後的BOT 案?公共工程委員會站在國家監督工程進度等角度,這類BOT 案雖然與地方政府有關,但也與政府威信有關,你認為工程會是否需要針對BOT 立案,或是否需要相關法令、法規設計監督機制?

吳主任委員澤成:BOT 業務現在已轉移至財政部。

沈委員智慧:那就不歸你管?那我就不問你了。那麼台中的BRT 呢?這項關係到交通捷運的BRT 是由交通部編列預算、地方興建的BRT 案,而交通捷運系統屬於中央列管的預算,算不算你管?

吳主任委員澤成:這項可以。

沈委員智慧:那你知不知道,BRT 在胡志強前市長任內施工幾近完成,已經在試營運,林佳龍前市長上任之後卻停止,這件事你們管了沒有?你們監督了沒有?

吳主任委員澤成:這同樣涉及政策的改變。

沈委員智慧:那要你這個機關幹什麼?這個機關等於沒有用了嘛!那我問你,台中的BRT 決算了沒有?

吳主任委員澤成:這點我們還要查。

沈委員智慧:工程會未驗收,就是未決算啊!既然未決算,那對於這項BRT 案,公共工程委員會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你的報告寫得很清楚嘛!有督導公共工程的進度、主動發現問題、隨時協助解決、訂定規定供各機關據以辦理。你的報告可是洋洋灑灑地寫了很多啊!還有列管重大建設計畫、定期召開督導會報、協調解決問題,有好幾頁。類似台中市BRT 的計畫案,在已經試營運、尚未決算之前、中央政府預算沒花完之前,仍是重大公共工程,卻可以因為首長換人而停止計畫,甚至計畫也因此廢掉嗎?可以嗎?這是你們公共工程委員會的看法嗎?

吳主任委員澤成:我們覺得,整體建設仍應有一貫性。

沈委員智慧:對,既然如此,你們有加以糾正嗎?

吳主任委員澤成:工程會的主要任務是協助解決問題,沒有糾正的權限。

沈委員智慧:你只能協助解決問題,無建議權?就算協助,也協助得不痛不癢,此案也與你無關,是嗎?所以就是任由它經過仲裁之後,判定台中市政府要賠,先被判賠了一筆1 億8,000 萬元,將來第二筆相關賠款還要五億多元,你認為這筆錢是台中市政府要出,還是要由決策者出?既然你說都是政治問題,那是不是要由前市長林佳龍出呢?應該代位求償啊!

吳主任委員澤成:應視合約規定而定。
沈委員智慧:我覺得,你這個主委實在不用再做了,反正有你這個主委或沒有你這個主委,有什麼
差別呢?你根本不會做事、不敢擔當,也不敢說,你是不是認為你說了之後會官位不保?BRT屬於台中市捷運建設,都已經試營運了,卻因為換了一個市長,就把整個系統拆掉、放著,現在那些車輛都停置在豐樂公園。不只是停放在豐樂公園,最後還要送給別人,這些都是必須追究的!台中市政府現在還被判賠五億多元,但台中市政府當時的決策者是林佳龍以及交通局長王義川,他們不用負責任嗎?你仍舊認為這與工程會無關、工程會對這件事也愛莫能助?既然有工程會與沒有工程會都不重要,那就裁撤嘛!這種單位還要來幹嘛?要你們這個單位幹什麼?這份報告是人家幫你寫的,內容一樣一樣都是拿來騙我的!

吳主任委員澤成:這部分的權責應該在交通部。

沈委員智慧:喔!在交通部,而我們這是交通委員會,你是工程會,所以跟你無關,跟你們的業務也無關。明年選立委,本席仍會當選,屆時本席就把你們的預算全都裁撤掉,反正不需要嘛!你們這個單位根本不需要嘛!你們要管的是這些項目有關的,這是你們自己白紙黑字寫的。我告訴你,明年本席若是當選立委,在審查預算時,會全部裁撤,因為你們不作為,也自認不歸你管,都歸由交通部管!那就不要你們這個機關,併入交通部就好了,要這個單位幹什麼呢?你的報告洋洋灑灑寫了這些,不是在騙本席嗎?虧我剛才還很認真、很仔細地看,畫了藍線、畫了橘色的線,還用螢光筆畫,真的很認真地把你們的報告讀一讀。

吳主任委員澤成:委員,還是要看權責。

沈委員智慧:上述案件都不是你的權責,那你的權責是什麼?可惜啊可惜!主委,你是為政治服務啊!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