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2019-03-05

沈委員智慧:(9 時10 分)主席、各位同仁。大法官在造法嗎?司法權可以霸凌立法權嗎?今天即將上場、最熱門的就是這兩個議題:大法官造法嗎?司法權霸凌立法權嗎?大法官釋憲可以限制「兩年內不立法完成的話,對不起!結果就會如何、如何」嗎?今天爭議最大的就是大法官釋字第748 號表示,同婚釋憲到今年5 月24 日滿二年,如果立法院不就相關法案立法,很抱歉!就可以解釋成同婚可以適用民法規定。大法官是立法委員嗎?司法和立法是帄權,我們是

五權憲法的國家,不是司法獨裁的國家耶!這是今天我們要思考的非常嚴重的問題。

我們看到現在行政院提出一個版本,要立法院強行通過,民進黨黨團要強行通過讓法案逕付二讀。我們也了解國民黨的立法委員加上其他在野黨委員或加上無黨籍委員都舉手也絕對輸他們,民進黨要霸凌立法院,我也沒辦法!可是今天我們覺得很奇怪!大法官可以實質裁判民意,可以不看公投第12 案的內容?我們看到大法官可以藐視立法權,逕行裁判立法,以後立法院改成司法院的立法局就可以了,大法官要如何做就如何做,還要立法院幹什麼?司法、立法的獨立在哪裡?你們常常喊司法不要被行政干預、不要被其他干預,結果司法卻干預立法權,所

以我們感到很遺憾!

目前大法官已經淪為政治服務,情況嚴重!我們看到,前瞻計畫聲請釋憲被拒、不當黨產條例聲請釋憲被拒、年金改革聲請釋憲被拒,司法院已經成為行政院的看門狗及東廠了!這是我們最遺憾的!

委員沈智慧書面意見:

司法不能成為暴政的國家機器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民國106 年5 月24 日做出第748 號解釋,解釋文的重點是「性別二人為成立永久結合關係,得依民法婚姻章規定,向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也就是所謂的「同婚釋憲」。這個著名的「748 解釋」再兩個月滿兩年了。衝突也將要再度登場了。

為什麼「748 解釋」必然帶來社會衝突對立?

一開始,就有多個民間團體及民間人士向監察院遞交陳情書,認為大法官對法律解釋嚴重不當及影響社會倫理秩序,建請監察院彈劾通過第748 號解釋文的大法官及司法院長。

最終,民意的抗爭形成了107 年底公民投票的民意大潮,在通過的第12 案中,最新的民意清楚表達「透過婚姻以外其他形式,例如藉由同性伴侶、同性家屬,或同性共同生活專法等「非婚姻」制度,保障同性二人共同生活權益。」

也就是說,尊重並保障同性永久結合,但是不應該用民法婚姻章來處理。

我們回頭再檢視大法官的748 號解釋文的末段,「逾期未完成相關法律之修正或制定者,得依民法婚姻章規定,向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

這段文句的釋義,就是如果立法院不能在兩年,也就是今年5 月24 日前制定專法或修法,任何同性二人都可以依照民法婚姻章辦理結婚登記。

依照這個解釋文,大法官繞了一圈文字後,直接裁判了「同性婚姻適用於民法」。這難道不是「大法官造法」嗎?這難道不是司法權霸凌立法權嗎?

政治學都認為,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相互制衡,這是民主國家憲政體制的「權力分立原則」,也唯有權力分立制衡,才能保障全民福祉,避免國家成為個別的人,或特定的政黨「提款機」。

然而從2016 年之後,我們看到的是這樣一個情況,「立法權被民進黨主導了,行政權被民進黨包辦了」。在這個時候,由國家培養的「超越黨派,獨立行使職權」的司法權,更顯重珍貴

,更需要站在人民的一邊,協助人民抵擋隨時來自行政、立法的暴力政治。

2016 年2 月1 日民進黨開始主導立法權,在立法院的議事廳裡再也聽不到人民的聲音,在野黨的抗爭力量,也微弱的只能用「可憐」二字來形容。民進黨通過什麼法律,就能通過什麼法律。2016 年5 月20 日民進黨包辦行政權之後,行政院想做什麼,它就做什麼。行政院只向立法院提交4 張A4 說明,就順利拿到8,800 億,來推動它「美其名」的「前瞻計畫」。民進黨的立法委員再也不會幫忙人民看緊荷包,監督行政院了。

在政黨精英統治集團面前,這些屈從黨意的立委成為一列列的「殭屍」、「沒魂有體的稻草人」,只會貫徹政黨領袖的個人意志。而且不顧她的意志早就已經扭曲了民主、背叛了民意。

人民用納稅錢,培養「具有終身職身分的法官」,這個時候,人民寄希望於司法的保護更顯得殷切,但是我們看到的司法是如何回報人民呢?

人民基於權利救濟,提出對行政、立法濫權有關的釋憲申請,毫不保留每一件都被司法院大法官拒於法憲法法庭門外。

「前瞻計畫」在野黨立委申請釋憲被拒絕,「不當黨產條例」(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監察院申請釋憲被拒絕,「年金改革」人民、地方政府申請釋憲被拒絕。司法院裡15 位大法官們,有一部份人成了當權者的「看門狗」。

大法官掌握司法權,多是地位崇隆的社會賢達,但是少數的大法官,自甘墮落成為執政者的「東廠」。當你們一心一意取悅主子、志得意滿時,別忽略了,你們所做的一切,人民都會盯著你看。你們所說的一切,人民心目中自有一把秤,在對你公帄的衡量。

本席也要提醒這些少數大法官,你們今日所做的一切,都會在中華民國司法史留下一筆。還要提醒這些少數大法官,本席今天的發言,也會成為國家檔案,永久保存。讓我們過幾年再回頭看看,在蔡英文總統主政的4 年期間,「司法是不是成了庇護暴政的國家機器」?

我們等著看,全民也都在等著看。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