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2019-03-06

沈委員智慧:主席、各位列席官員、各位同仁。部長,我先問一則即時新聞,接著再請教與我所提法案有關的問題。記得部長曾向因酒駕致死的受害者──彭姓男大生的爸爸說:你的小孩不會白白犧牲。對不對?

主席:請法務部蔡部長說明。

蔡部長清祥:主席、各位委員。是。
沈委員智慧:本席的修法提案是要讓酒駕再犯致死的刑責從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增加到無期徒刑和死刑,也提出酒精鎖以及沒入車輛等建議,我看法務部提出的修法方向與本席差不多,請問你們現在的程序是已經到行政院院會通過的地步嗎?

蔡部長清祥:沒有,現在法務部送到行政院審查,可能還要由政務委員召集相關部會討論以後,再送到行政院會。

沈委員智慧:所以路途漫漫長長。

蔡部長清祥:應該不會,應該會很快,大家都有共識要將其列為優先法案。

沈委員智慧:你認為本會期會通過嗎?

蔡部長清祥:如果委員支持,我們送到立法院來能夠儘快完成立法程序的話,相信是有機會的。

沈委員智慧:因為朝野形成一個強大的共識,我們希望到時候法案到立法院能夠盡快逕付二讀、進入協商,並趕快讓它通過。其實我有看到日本有個相關的修法方向,他們除了對酒駕加重其刑責之外,還有一個很有效的方法,這個方法讓他們的酒駕數量直線往下降,那就是酒駕連坐罰。目前我們立法院訂定的酒駕連坐罰僅止於連坐處罰同車之人,且罰鍰只有6,000 元到1 萬2,000 元而已,但是日本的連坐則是含賣酒的人(像餐廳老闆)、同車或勸酒的人都比照共犯結構對待,不曉得部長對此修法方向有何看法?

蔡部長清祥:我們尊重主管機關的決定,畢竟相關法規並不由法務部主管,法務部只負責刑法上對刑責的修正。

沈委員智慧:屬於「連坐」的刑責也是刑責,不曉得部長對於日本課以連坐刑責的方向是否贊成?

蔡部長清祥:刑法上如果要連坐,就要有犯意的聯絡或行為的分擔,此屬共犯的觀念,如果這與刑法的觀念有違……

沈委員智慧:對於部長的解釋與說法,大家各有看法,不過就本席對日本連坐的他山之石的瞭解,餐廳老闆是不敢賣酒給駕駛人的,因為顧客一進門就會先問對方有沒有開車,如果有的話,今
天就不賣酒給他,如果賣了酒,對方喝了開車出去肇了事,除了該有的民事賠償外,就連刑事上都要負連帶責任。本席調出了日本連坐法的相關數據,在刑法上他們的連坐法並不是只有金錢方面的連坐,就連刑責都會以共犯結構觀之。如果本席提出這樣的修法,部長會反對嗎?

蔡部長清祥:基本上,只要是能夠遏阻酒駕,甚至是酒駕撞死人的任何法律或措施,法務部都會支持。

沈委員智慧:可以看到這張圖的曲線,從高峰期一路往下掉,差距是很大的,這就是日本。我們在日本可以常常看到,男人晚上不回家,喝得醉醺醺地在馬上晃來晃去,這是日本歐吉桑給我們
的感覺,所以日本的酒駕也是相當嚴重的,但是自從連坐的處罰推出之後,日本的酒駕事件就直線往下走,這是我要向您提的第一點。其次,我們今天的主題是兒虐,兒虐的即時救援系統有著嚴重的問題,可以看到接下來的這張投影片,2012 年到2018 年短短6 年的時間,6 歲以下兒童受虐的比例增加了百分之六十幾,這是我們目前所見的社會現象,甚至已引發人神共憤之感,大家已對司法即時救援系統的不信任,甚至萌生集體私刑正義的行為。臺灣出現這種大家為了公益而生公憤的心情,我們都非常贊成,但部長知道臺灣孩子受虐的黑數有多少嗎?您知道何謂「黑數」嗎?

蔡部長清祥:就是沒有……

沈委員智慧:就是沒有報案的未知個案數。我知道對此你們是有調查的,但調查出來的數字遠不及正確或實際發生的數量,對不對?

蔡部長清祥:衛福部、內政部及法務部對於這些案件都非常關注,畢竟職掌各不相同……

沈委員智慧:事實上,從中央到地方共有16 個相關單位,大家各行其是,甚至還與家庭暴力防治網絡連線,官方在全國的虐童防治上,將保護兒童的通報工作放在家庭暴力防治網絡中,並與地方聯結,同時還設有電話專線113,以連接來自全國各地的通報處理系統,不曉得這樣的系統目前還存在嗎?

蔡部長清祥:也許內政部或衛福部對這個問題比較清楚。

主席:請衛福部蘇次長說明。

蘇次長麗瓊:主席、各位委員。113 還是繼續運作。

沈委員智慧:就我的調查瞭解,這部分還不錯,前面10 年113 是委外包出去的,對不對?過去10年113 的接線電話服務是委外的嗎?

蘇次長麗瓊:對,我們是委託民間團體去做的。

沈委員智慧:我也很尊重世界展望會,好像做得不錯,但是107 年後113 保護專線的連線服務好像流標了。

蘇次長麗瓊:現在仍持續運作。

沈委員智慧:那107 年的流標是本席的資料錯誤還是確實有其事?

蘇次長麗瓊:之前的招標文件在程序上確實有一些時程問題沒有掌握好,但這項服務工作並沒有中斷,還是以延續服務的方式在進行。

沈委員智慧:可以,您認為113 有用嗎?

蘇次長麗瓊:113 還滿多來自社會各界的通報,剛剛委員提到的數字就是通報的數字,現在的通報數字是……

沈委員智慧:通報數字和實際數字有很大的落差對不對?

蘇次長麗瓊:因為會有重複通報。

沈委員智慧:另外還有家庭會以父母管教孩子為由,令大家無從著手起對不對?這個部分有沒有什麼補救的方式?

蘇次長麗瓊:在兒童受虐案件的統計上,6 歲以下的幼小兒童是更需要關懷的一群。

沈委員智慧:對,剛才看到的數字,那是在短短6 年中有通報的量,沒有被通報的黑數還更多,但光是這個部分就成長了百分之六十五點多,這個數字讓國人人神共憤,因此我要請教次長和部長兩件事,現在兒童保護最大的問題就在黑數與管教的問題上,不曉得你們贊不贊成我之前所說明的提案旨趣,將毆打者以及實施十幾二十種各式各樣虐待行為的人列為現行犯?也就是將之列為刑事訴訟法第八十八條所稱之現行犯?如果是現行犯的話,人人便得而杖義執言或協助處理了,因此請問列為現行犯適不適合?這部分應有考慮的空間,否則大家都不能管,明明看見有人打人或相罵卻無法動手,畢竟人家在管教孩子又干卿底事呢?先請部長回答。蔡部長清祥:現行犯在現行的法律上都有很清楚的規定。

沈委員智慧:對,但我說的是虐兒適不適合……

蔡部長清祥:虐童行為該如何合乎現行犯的規定,我們可以透過教育與宣導的方式,讓人知道有這樣的狀況就是一種虐童的現行犯,因此要立即採取檢舉的行動,這是我們可以告訴大家的。

沈委員智慧:對,我們可以思考,要在某種程度上讓我們立法得更周延一點,考慮從現行犯的角度去適用現行法。待我們規範得更清楚之後,舉報等行為在保護孩童上是會有幫助的,因為現在大家就是認為此事屬於家庭管教行為,因此無法處理,甚至連通報都沒有用。最近我還到一則po 文,有位爸爸在百貨公司用腳踹他兒子的肚子,還準備要摔他,但別人都無法管理也無法制止,一般的路人甲、路人乙只好以手機拍攝後上網,雖然經警察調查後認定爸爸並未踹他兒子的肚子,但真假我並不清楚,也不曉得有沒有踹到。諸如此類的行為,這個孩子可能不只被踹一腳,可能還有第二腳,未來是不是要等到收屍的時候才知道他真的被打了?因此在保護兒童的網絡系統,以及法律系統的周延性上,考不考慮就現行犯的部分加以討論?

蔡部長清祥:我們可以再加強保護的措施,法律如果夠用的話,用現行法就可以處理了,不夠的話就再想辦法作更進一步的修正。

沈委員智慧:未來我們再探討,謝謝。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