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2019-03-27

沈委員智慧:主席、各位列席官員、各位同仁。我想請教私立高中、高職及私立大專院校在近來少子化衝擊下之政府政策。有關私立高中、高職,大家比較沒有注意,因為國中以下是國民義務
教育,這沒有問題,但現在延伸到高中。我請教一下,政府補助國立高中、高職每一人每一學期的經費是多少?

主席:請教育部林次長說明。

林次長騰蛟:主席、各位委員。我們以學費來講,高中(職)的部分大概是三萬多元。

沈委員智慧:三萬多少?

林次長騰蛟:三萬五千元上下。

沈委員智慧:這是高中、高職嗎?

林次長騰蛟:是。

沈委員智慧:國立的?

林次長騰蛟:對。

沈委員智慧:私立的呢?

林次長騰蛟:抱歉,私立的一學期是三萬多元,公立的部分應該差不多是幾千元。

沈委員智慧:那公立學校的教職員薪水是誰出的?

林次長騰蛟:公立學校的教職員薪水是由政府負擔。

沈委員智慧:對,這些薪水每一學期花在每一個學生身上帄均的教育成本是多少?

林次長騰蛟:我手上沒有這個資料,我們有相關統計數據資料,再提供給委員參考。

沈委員智慧:這落差滿大的,有哪位承辦人在這裡?請問私立教職員的薪水是誰付?

林次長騰蛟:私立教職員的薪水是由私立學校自行負擔,但是學生免學費的部分是由政府來負擔。

沈委員智慧:學生免學費的部分是由政府負擔,那教師相關的所有支出都是屬於誰出的?

林次長騰蛟:應該這樣講,高中(職)學生免學費是由政府負擔,按照學生人數由政府補助各私立高中(職)學校,這些學校的政府補助經費及向學生收取的學雜費用是做為教職員的人事開支。

沈委員智慧:你認為董事會要去哪裡賺錢來養學校?如果以教育公帄來看,十二年國教應該是帄等的。

林次長騰蛟:是的。我們常說學校有公、私立之分,但學生沒有公、私立之別。

沈委員智慧:但是學生在受教的權利上卻已經有公、私立的差距,所以我今天要詢問你的就是公立高中(職)的學生一個人在教育的設備、師資包含退休金等資源總體帄均起來,一個學生一學
期是多少費用?而私立學校一學期政府補助多少?兩者落差是多少?我希望你會後於期限內提供正確資料給本席,今天是星期三,請你本週內提供給我。

林次長騰蛟:好。

沈委員智慧:我為什麼要問你這個問題?你知道現在少子化第一個衝擊最大的是什麼層級的學校?

林次長騰蛟:有關少子化衝擊,當然會先從小學一直上來……

沈委員智慧:小學、國中,因為他們都是政府出資的義務教育,雖然延伸到高中,但是高中有國立、私立之分,私立學校占的比例比國立多或少?

林次長騰蛟:差不多,大約一半、一半。

沈委員智慧:你們是否發現在少子化衝擊上,私立高中(職)有沒有相對遇到困難?

林次長騰蛟:少子化對公私立高中職都有影響。

沈委員智慧:有很大影響。

林次長騰蛟:對,都有影響。包含公立高中(職)如果是在比較偏遠地區的學校,像花東地區,也是有影響的。對於私立學校而言,會形成兩極化,有的學校招生還是很好,而有些學校因為少子化影響就非常……

沈委員智慧:非常多喔!每學期遞減的最高比例到多少你知道嗎?你們有去統計嗎?

林次長騰蛟:每一個學校情況不一樣。

沈委員智慧:比如最近你們實施12 年義務國教後,到現在私立高中(職)學生銳減的速度有沒有百分比數字出來?相關統計數字的人數與百分比是多少?相對地,有關公立學校,你們做了統計沒?

林次長騰蛟:我們的統計會有所有各高中(職)包含各學校這幾年實際上的人數部分。

沈委員智慧:數字會說話,你們研究過了沒?

林次長騰蛟:基本上我們有針對高中(職)學生人數及招生情形會做一些分析。

沈委員智慧:好。分析之後,你有沒有針對這部分給學校一些彈性的補救措施?

林次長騰蛟:因為少子化的情況,所以國教署在去年、前年的部分就開始因應,針對所有高中職每班的學生人數分成三年做調減。

沈委員智慧:人數減低了,但人事成本一樣在那裡,比方一個學校的學生已經少了三分之一,然而人事管銷的成本還是不能降,根據相關法規,政府有沒有什麼補救措施,對多餘的教職人員能用什麼方式來協助他們做退場機制?不要再造成私立學校的財政惡化,這是你們必頇要思考的,我剛才詢問你相關數字就知道你們沒有用功,沒有花功夫去研究這件事,難道你要等它自然死?那我還要你政府幹嘛?要統計數字就找大學生或研究生去你們那邊上班就可以,政府的政策在哪裡?對於少子化的現象,面對十二年義務教育,私立學校高中(職)所少的相關數字,你現在都無法提供,今天每位委員都提一大堆問題,有些董事會好像有點過分,但我今天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公立學校的董事會叫做中華民國,你同意嗎?是國家的嘛!如果以這樣的概念,是不是?

林次長騰蛟:是這樣子。

沈委員智慧:教育部嘛!如果是六都就是各縣(市)政府,可是回頭看你們在財務結構上給它多少支持?你們在高中職義務教育裡所給的資源夠不夠?你們給國立高中一個學生的補助是多少?給私立高中(職)學生的補助是多少?可是你還要去換算其教職人員的薪水,因為公立學校是政府出資,編列預算給所有高中(職)教師費用,然而私立學校誰給它編列預算?它又不能營利,學生銳減,你又不准它裁減人員,依法還要保障教職員的權益,是要保障到學校倒了為止嗎?政府的救濟措施是什麼?你們補助私立學校的學雜費夠不夠?相關的費用夠不夠?其實都是你們必頇面對的問題,斷崖式的學生人數銳減已經是事實,本席有去觀察,所以我不用看稿就可以跟你談,顯然這部分你被我考倒,因為你沒有做功課,政府在這部分根本就沒有政策。我期待你們回去針對全國公(私)立高中、高職每位學生每學期應該有的受教權所分配的金額比例來做個研究,以及針對政府所投注的金額和私校董事會必頇要投注多少金額,做一個分析比較報告;接下來你要考慮在學校人數已經大幅銳減的情況下,要怎樣讓私立學校的教職人員可以彈性調整到符合其經濟效益的人事開銷,因為現在只要開調一個人,你們馬上就說不行,為什麼不行?那它倒了誰給錢?所以現在就是這個問題,要拜託你們針對這部分提供本席相關的資料參考,我們後會有期,以後我會再繼續問你,可以嗎?

林次長騰蛟:好,謝謝沈委員,委員剛才提到國立學校的部分確實是由政府全部負擔,政府會編列預算。至於私立學校的部分,因為配合十二年國教免學費的政策,所以整體來講,私立學校的部分,政府大概是補助三分之一。

沈委員智慧:補助三分之一,那其餘的三分之二從哪來?

林次長騰蛟:大概就是學生的學雜費、收入等部分去做一些處理。

沈委員智慧:所以私立學校的學生就該死?

林次長騰蛟:相關的數據資料,我們會提供給委員做參考。

沈委員智慧:私立學校的學生,他們負擔的費用,相對於公立學校,是高出非常多的,所以我們的教育資源分配是不公帄的,本來就是大學分配的比較多,高中(職)分配的比較少,可是在高中(職)裡面,國立的高中(職)分配又比較多,私立的分配比較少,然後我們現在要修這些法律,急死了董事會,罵死了董事會,要求確保多少教職員工,我都贊成,但難道你們是要逼死私立學校的董事會嗎?政府補助的政策不對,如果你跟公立是一樣的,都平均、均等,那你可以用同樣的標準,因為他們的計算基礎是不一樣的。本席期待你們不要醬缸文化,因為在這裡面,你們都沒有將心比心。還有一個問題,政府的補助款為什麼每一次都要搞到三更半夜,這是什麼意思?既然我們的預算審過了,你就趕快撥下去啊!為什麼要拖到最後一刻,還要立委來關說,才慢慢發下去?那些錢放在國庫裡面也不會生利息啊!這什麼道理?難道是大官我自為之嗎?私立學校要來申請補助,就必頇要來求爺爺、告奶奶嗎?幾乎都是這個樣子,我所看到的情況都是這個樣子,你們何必呢?私立學校已經很難經營下去了,政府給予的補助費在撥款時還要慢慢來、慢慢來、慢慢來。可是要給學生的錢,原本是在學期一開始就要給的,結果可能要到學期末才能給它,導致學校必頇先去墊款,我跟你講,這種心態真的非常要不得,拜託你們好好檢討,也把書面報告提供給本席,讓我知道你們以後會如何改進,好嗎?

林次長騰蛟:好,謝謝沈委員。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