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2019-04-09

本院沈委員智慧,有鑑於內政部警政罫每年將酒駕臨檢勤務列為重點項目,但是酒駕肇事案件仍舊頻傳,造成許多無辜民眾傷亡,令人感到痛心;尤其是酒駕、或吸食毒品駕駛動力交通工具再犯者肇事又致人於死,實不可原諒。為有效遏止酒駕、或吸食毒品駕駛動力交通工具再犯肇事致死案件及貫徹酒駕零容忍政策,實有對酒駕、或吸食毒品駕駛動力交通工具再犯肇事致人於死加重刑責之必要。故本席提案,針對酒駕、或吸食毒品駕駛動力交通工具再犯肇事致人於死,增列死刑、無期徒刑等法定刑。同時,蘇貞昌院長也在其臉書表示:「酒駕致人於死,等同故意殺人」。行政院及相關部會應予以支持,讓酒駕、或吸食毒品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造成死傷之行為者付出應有的代價,以貫徹酒駕、或吸食毒品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零容忍精神,保障民眾及用路人生命安全,向行政院提出質詢。

說明:
一、內政部警政署每年將酒駕臨檢勤務列為重點項目,但是酒駕肇事案件仍舊頻傳,造成許多無辜民眾傷亡,令人感到痛心。內政部警政署公布酒駕案件致死人數,105 年為 102 人、106 年為 87 人、107 年為 100 人,由統計資料來看,106 年雖由 102 人降低至 87 人,但107 年由 87 人增至 100 人。由此可知,警政署每年加強酒駕臨檢勤務及酒駕宣導措施,依然無法有效降低酒駕肇事率,可見酒駕肇事刑責太低而無法有效喝止酒駕者的覺悟,所以為有效遏止酒駕肇事者再犯,應再提高其刑責,必要時可加重增列無期徒刑、死刑等法定刑,讓酒駕肇事造成死傷之行為者付出應有的代價,而吸毒者駕駛動力交通工具之情形與酒駕所肇事之情形相同,故一併予以修法。
二、一個酒駕、吸毒再犯,一而再再而三的上路撞死無辜者,難道不是想用汽車當做「殺人工具」嗎?車輛本是交通工具,讓人可以到很多地方,但是它的性能放在酒後、吸毒恍神的人手上,神智不清的操控下,怎麼不是「殺人凶器」呢?其肇事又致人於死,不可原諒,再犯,怎麼不是「故意殺人」呢?
三、行政院蘇貞昌院長也在其臉書表示:「酒駕致人於死,等同故意殺人」。行政院及相關部會應予以支持,讓酒駕、或吸食毒品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造成死傷之行為者付出應有的代價,以貫徹酒駕、或吸食毒品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零容忍精神,保障民眾及用路人生命安全。

行政院回覆:

沈委員就酒駕或吸食毒品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造成死傷之行為者付出應有代價問題所提質詢,經交據法務部查復如下:
一、相關國際保護框架說明
(一)1948年聯合國大會通過《世界人權宣言》,其中第5條明確規定:任何人皆不受酷刑或類此的待遇及處罰,此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禁止酷刑在國際法中的濫觴。
(二)1950年《歐洲人權公約》為深受世人所重視之區域人權條約,第3條規定:任何人不得施以酷刑,或予以殘忍、不人道或侮辱之處遇或懲罰。歐洲人權法院於Tyrer v. the United案件表示鞭刑構成侮辱性懲罰。
(三)1966年《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與《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相繼制定,兩公約所保障的人權在越來越多的國際條約與宣言中得到體現,開創人權保障新的篇章。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通過後,二公約並具有國內法效力。其中施行法第7條前段規定:任何人不得施以酷刑,或予以殘忍、不人道或侮辱之處遇或懲罰。施行法適用兩公約規定,應參照其立法意旨及兩公約人權事務委員會之解釋。而依人權事務委員會第36號一般性意見書第34、35段:針對在批准本公約之前,或在其之後已存在的不牽涉死刑的犯罪,締約國不得將其刑度提高至死刑。其中所謂「情節最重大之罪」,限於直接且故意發生死亡結果的極端罪行。
(四)最重要之禁止酷刑條約為1984年《禁止酷刑及其他殘忍、不人道或侮辱性待遇或處罰公約》,本公約對禁止酷刑從實體到程序均作具體完整之規定,並在聯合國內成立專門的「反酷刑委員會」,國際社會在人權領域中的禁止酷刑保護至此已基本完成。「禁止酷刑及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之待遇或處罰公約及其任擇議定書施行法草案」、「禁止酷刑及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之待遇或處罰公約」及其任擇議定書案,業經內政部報請行政院審查,本院於107年12月7日函送立法院審議,現交付審查中。
二、行政院院會通過之刑法第185條之3修正條文,酒駕、毒駕罰責均有適用。
108年3月28日行政院院會通過之刑法第185條之3草案,增修本條第3項:「曾犯本條或陸海空軍刑法第五十四條之罪,經有罪判決確定或經緩起訴處分確定,於五年內再犯第一項之罪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五年以上十二年以下有期徒刑。」而依本條第1項第3款,就服用毒品致不能安駕駛行為定有處罰規範,是就曾犯酒駕或毒駕者曾經判決確定或緩起訴處分確定,再犯毒駕而致人於死或重傷者,亦有草案第3項之適用。另新增之第4項:「犯罪行為人犯本條之罪,對於致人於死之事實有第十三條之情形者,依刑法第二十二章殺人罪各條之規定處斷;對於致重傷之事實有第十三條之情形者,依刑法第二十三章傷害罪各條之規定處斷。」,毒駕之犯罪行為亦涵攝在內。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