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2019-04-09

本院沈委員智慧,有鑑於藥事法規範不明,導致我國傳統醫藥(中藥)藥房以每年帄均 200 家的速度消失中。除侵害中藥房業者經營的可能性,亦嚴重影響國人購買中藥材之權利。針對中藥房定位不明、相關人員培訓制度建立機制,以及藥事法規範的漏洞。若放任傳統醫藥(中藥)沒落,亦不符合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第五項後段「國家應促進現代和傳統醫藥之研究發展」之精神,特向行政院提出質詢。

說明:
一、衛生署(現為衛生福利部)民國 82 年修正藥事法第 103 條,訂定傳統中藥業者落日條款,僅有民國 63 年之前領執照的中藥商、民國 82 年之前列冊的中藥商,以及中醫師、藥師、藥劑生等五大類人士可以經營中藥房,其中又以前兩項為大宗。面對現有的持照經營者逐年老去,下一代有心接棒卻苦於國家缺乏考試與培訓制度來取得經營資格。另外,在我國醫藥分離政策施行後,西醫領域產生大量專業藥師缺口,我國專業藥師多投入西醫領域,導致願意投入中藥房行業的藥師、藥劑生僅占整體 9%。面對有心經營者無法取得資格,有資格者卻沒有意願投入,衛生福利部 20 多年來毫不重視相關問題,放任問題惡化,實屬失職。
二、根撽台灣經濟研究院生技中心統計,我國一年中藥市場產值高達 250 億元,換算下來相當於手機市場的五分之一。根撽衛福部調查,近七成民眾經常性使用中藥材。另撽台灣經濟研究院統計,台灣一年進口中藥 3.3 萬噸,帄均每人每年消耗 1.43 公斤。若中藥房消失,不只是 250 億的產值從此蒸發,國人使用中藥的權益也會嚴重被影響。
三、中藥產業做為我國歷史悠久的傳統產業,衛福部當年對於中藥產業嚴格管制,卻缺乏專業評估,「輕中重西」,造成無法彌補的後果。以往常見的中醫藥代客煎藥、代製散丹膏丸等服務,如今已不復見,中醫藥的精髓技藝出現了斷層,當年錯誤的政策,造成無法彌補的遺憾。當前主管機關應建立符合實務的教、考、訓、用制度給予資格認證,讓中醫師、藥師、中藥商彼此分工,將台灣打造為亞洲合格安全的傳統醫藥(中藥)基地。若放任傳統醫藥(中藥)沒落,亦不符合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第五項後段「國家應促進現代和傳統醫藥之研究發展」之精神。

行政院回覆:

沈委員就「中藥房定位不明、相關人員培訓制度建立機制,以及藥事法規範的漏洞,傳統醫藥(中藥)沒落」問題所提質詢,經交據衛生福利部查復如下:
一、為促進中藥產業發展與因應產業人才需求,本部於 100 年規劃透過修正藥事法,新生中藥販賣從業人員,以建立符合法制的中藥販賣業者管理制度,積極與相關團體進行修法內容溝通,該法修正草案於 102 年 10 月 16 日函送行政院審查,於 103 年 5 月 15 日審查通過,同年 5 月19 日行政院函請立法院審議。審議期間,本部積極向委員說明,惟因中醫師、藥師相關公會多次表達,對於依消費者自用需求調配傳統丸、散、膏、丹之零售業務,有涉中藥調劑業務疑慮及民眾用藥安全,立法院第 8 屆委員會期未獲多數委員支持,以致無法完成三讀。考量中藥產業人才需求,本部仍賡續與中醫藥團體召開多次溝通會議,期減少中醫藥團體歧見,105 年重行修正草案內容,新增傳統丸、散、膏、丹調配業務之配套管理措施。該修正草案於106 年 2 月 10 日預告。預告期間,中醫師、藥師團體對於該類新生人員得調配經中央衛生主管公告方劑之傳統丸、散、膏、丹零售業務,仍有涉中藥調劑業務疑慮及民眾用藥安全,主張限縮該項業務,嗣經本部多次邀集中藥商與中醫師及藥師公會溝通協商及考量中醫藥執業人員之專業分工,研商新生人員業務範圍為:中藥材之輸入、輸出、批發、零售及其磨粉。惟該業務範圍未獲中藥商團體支持,致無法賡續立法程序。
二、由於藥事法第 103 條第 2 項規定係過渡性質,為緩和中藥販賣業凋零現象與考量中藥產業人才需求,在符合民眾藥膳需求、維護民眾用藥安全及不影響藥事人員專業調劑權前提下,本部將優先處理中藥販賣業凋零問題,已於今(108)年多次與中藥商團體召開研商會議,期儘速取得共識,妥適處理藥事法第 103 條爭議。
三、為中藥產業長遠發展,對於中藥產業人才之規劃,本部將以建立符合法制之中藥販賣業管理制度,健全中藥藥事服務團隊的專業分工,訂定長久可行之中藥發展政策為目標,研議建立中藥販賣專技人員制度,加強藥學系之中藥學教育及強化藥師中藥知能,導入中藥專技人員執行中藥販賣及調劑業務,以保障民眾用藥安全及促進產業發展。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