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2019-04-11

沈委員智慧:主席、各位列席官員、各位同仁。好,謝謝主席。秘書長,請問在軍公教年金改革時考試院的立場是什麼?

主席:請考試院李秘書長說明。

李秘書長繼玄:主席、各位委員。年金改革的時候考試院有提出考試院的版本到立法院交付審查。

沈委員智慧:最後的結論你滿意嗎?現在民進黨政府在執行的年金改革,聽說好像是你們考試院寫的,是你們早年去建議的,是不是?

李秘書長繼玄:因為這個案子是在立法院審查、立法院通過、總統已經公布的法案,考試院當然是表示尊重,這是五權憲法。

沈委員智慧:在年金改革的過程當中,你們出了什麼刂?你們提出了多少的建議?你們有提出建議嗎?

李秘書長繼玄:非常多的建議。

沈委員智慧:跟現在所通過的年金改革一樣嗎?

李秘書長繼玄:非常多的不一樣。

 

沈委員智慧:你們的院長叫什麼名字?

李秘書長繼玄:伍院長。

沈委員智慧:他是誰提名的?

李秘書長繼玄:馬總統提名的。

沈委員智慧:我曉得了,因為你們的伍院長是馬英九總統提名的,當然跟蔡英文總統的溝通渠道不暢通,所以你們的主張和想法就沒有被採納,是不是這樣?

李秘書長繼玄:報告委員,我不便在這裡有所評論。

沈委員智慧:沒關係,我太為難你了。

今天我們立法委員提案對整個考詴院組織法要做大幅的修改,請問考詴院就這部分有跟行政院做過院際協商嗎?

李秘書長繼玄:針對這件事情,還沒有。

沈委員智慧:既然沒有,你們就任令我們立委的版本進行審查,無論立委提出什麼樣內容的版本,最後還是會通過,請問,考試院何在?考試院何在?為什麼你們沒有進行行政與立法的協商?
我們現在的立法都有一個不成文規定,無論是任何人執政、無論是國民黨執政或民進黨執政,立法院的立法都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一定要有公務機關相對的對案進來,整個審理過程才會比較趨於完善。因此,本席一直感到質疑,不管委員提案的內容是不是未來審核通過的內容,本席不問它的內容,但是,本席現在就看不到考試院提出來的版本,委員的提案已經提出多久了,你知道嗎?很久了吧?各個委員都已經提案很久了,並不是最近才剛提出來的吧?你們都沒有感覺、沒有反應?還是任其自生自滅?等待被消滅?利用完了就被消滅,是嗎?

李秘書長繼玄:上個禮拜主席才通知我們今天要召開這個會議,另外……

沈委員智慧:不是啦!秘書長,你此言差矣!本席現在並不知道有哪些委員提案,譬如段宜康委員提案或是哪位委員提案,提案的版本早就已經進立法院了,難道你們就沒有立刻考慮啟動行政院與考試院之間的院際協商,並提出考試院的版本,透過行政院送進立法院?你們本來就可以提出考試院的版本送進立法院,但是,本席沒有看到啊?

李秘書長繼玄:各會期立委都有要求考試院提出刪減考績委員人數等等的提案,我們考試院也有書面的文件回覆司法法制委員會……

沈委員智慧:書面的文件?錯誤、錯誤、錯誤!秘書長,本席強烈的懷疑,你們是準備被做掉了!考試院虛級化!涉及到公務人員的考詴、銓敘、撫卹及公務人員的退休基金等等,如此重要的
考試院,除了全國公務人員最重要的考試、訓練之外,甚至全國各技職類或所有一切的考試也都在考試院,也就是說,全台灣人民無論是要參加公務人員考試或技職考試都在考試院,因此,本席很擔心一件事情,考試院是五權分立之一,你們已經看到有這麼多立委提案進來,居然沒有提出考試院自己的版本,而且,到目前為止,顯然伍院長並未與之前的賴清德院長或現在的蘇貞昌院長進行院際協商,你們準備就這樣虛級化了,是不是?你們現在講的話都讓人聽不下去耶?

李秘書長繼玄:到目前為止,我們院部會的院務運作都很順暢,並沒有窒礙難行之處。

沈委員智慧:當然,你們還沒有被刪啊!考試委員還沒有被刪啊!你們整個架構都還沒有受到影響,難道非要等到手腳被剁、等到考績委員被刪到剩下 3 個、甚至等到考試委員被全數刪除,這時你才覺得窒礙難行、才要垂死掙扎、才要考慮你們的體制嗎?唉!真的!本席告訴你,這裡面沒有所謂的政黨關係、這裡面沒有所謂的民進黨執政或國民黨執政,針對考試院的公務人員懲戒、考訓或銓敘等等,我們都沒有意見,因為公務人員原本就該對國家盡忠職守,我們期許他們是不為黨派服務的,因此,在今天整個制度改革的當下,我們立法委員有這麼多的意見,但是,本席沒有看到你們為捍衛考試院基本的權利或制度挺身而出、沒有看到你們考試院提出任何相關的提案,實在是令本席感到很失望,你們並沒有捍衛你們的權利!
雖然本席並不認識那些考試委員,有時候也很討厭那些考試委員,甚至認為他們有些地方干涉太多等等,之前本席曾擔任過 6 屆立委,對於考試委員也有不同的看法,但是,無論如何,在國家制度沒有改變之前、在五權憲法沒有改變之前,涉及憲政體制的部分可以進行修憲,如果想改成三權分立,不要五權憲法,也都可以,那就修憲啊!但是,在尚未修憲的架構之下、在行之有年的考試院制度之下,現在要做這樣的變革,你們考試院居然沒有相關的對案出來,不要說你們無能,你們是多麼的不負責任!本席沒有看到你們提案出來,難道是不敢提嗎?因為是馬英九提名的院長,現在換成蔡英文總統上任,所以你們伍院長不敢提出來,是不是如此?或是提不出來?

李秘書長繼玄:到目前為止,我們是主張維持現制的,因為……

沈委員智慧:就算是這樣主張,你們也應該將版本提出來啊!現在你只是來說明、只是來說明而已!

李秘書長繼玄:是,我們認為到目前為止並沒有窒礙難行之處,所以我們是主張維持現制。

沈委員智慧:對於所有委員的所有提案,你認為並沒有窒礙難行,本席實在是聽不下去了,簡直是與你雞同鴨講!

李秘書長繼玄:不是,我是說我們的運作……

沈委員智慧:你們要捍衛你們的權利就要相對地提出你們的對案,既然你的對案是維持現狀,這也是個案子,你就要提進來啊!本席沒有看到你的態度,只是在委員要修法的此時,你才說要維持現狀,但是,沒有案子啊?若是要維持現狀都不要改,你不會就改個逗點符號或是哪個條文稍微做個小修正再送進來,連這樣的技巧都不會嗎?立法技巧你都不會嗎?考試院的對案,你都不會這樣做嗎?唉!怨嘆!本席為全國公務人員怨嘆!你們就是被利用之後,喀嚓!考試院虛級化,配合軍公教及警消人員的年金改革,本席看你們虛級化就是配套措施,台灣的公務人員在年金改革的過程中被作賤了!你們被認為是米蟲,然而,你們的最高主管機關、最高的權利審核機關居然無所作為,遺憾、遺憾、再遺憾!真的,堅強貣來!本席認為,這裡不是黨派的問題,而是為全體公務人員感到悲哀,你們居然無所作為,謝謝。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