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2019-04-15

主席:請沈委員智慧發言。
沈委員智慧:主席、各位列席官員、各位同仁。本席想接續吳志揚委員所提的案子繼續請教次長,
次長是不是也可以把 17 次針對陳水扁是否還要再進行羈押──也就是關於他的 17 次保外審查
,把所有參與審查的醫院團隊公開?包括這 17 次的醫院、醫師名單、審查報告、法務部核准公
文,因為法務部依據這些審查報告、醫療評估鑑定報告才會核准,他才能有 17 次的展延,所以
對於這 17 次的相關資料,次長於會後可否提供給我?
主席:請法務部蔡次長說明。
蔡次長碧仲:主席、各位委員。所謂的展延是中監……
沈委員智慧:中監也是你管的,是不是?
蔡次長碧仲:當然也是由我們督導,我們絕對都是……
沈委員智慧:不是督導,是你們管轄。
蔡次長碧仲:對……
沈委員智慧:所以你把這些資料拿出來不是什麼秘密,本來就是應該可以給我們的。
蔡次長碧仲:這些資料,依法該給的絕對一份不少,依法不能給的,我們也……

沈委員智慧:本席請教次長,我們不要打迷糊,你告訴我什麼是依法不能給的?什麼是依法可以給的?

蔡次長碧仲:依法不能給的部分,我們一定會說明,對於這個部分,委員到時候絕對可以公斷。

沈委員智慧:你告訴我目前哪些部分是依法不能給的。

蔡次長碧仲:我現在無法鉅細靡遺跟委員報告,但是我們回去會馬上檢討。

沈委員智慧:請問 17 次審查的醫生名單可以給嗎?

蔡次長碧仲:有關醫生名單或診療過程紀錄到底如何,我們會在很快的時間內做個完整的……

沈委員智慧:醫生名單是秘密,不能給?哪家醫院、哪位醫生敢做這樣的審查,社會上不是醫生的明眼人都可以審判、研判出他根本不符合保外就醫的狀況,所以醫生本來就應該公開,他敢做就要敢當。

蔡次長碧仲:委員大概與我一樣,希望很多事可以對外說明。

沈委員智慧:對,我剛剛聽了你說的,你居然非常讚嘆。

蔡次長碧仲:公道來說,這些事情對每個人而言都是一個考驗,每個人的言行都必須接受社會公斷,但是這裡涉及專業層次,很多東西……

沈委員智慧:次長剛剛說了一句話,我很欣賞你,你說法律人要依法行政、依法辦事,我很欣賞這一點,我也希望次長說話算話,而且本來立法委員就有監督及調閱權,所以我要行使監督及調閱權,請你把 17 次審查陳水扁保外就醫的醫生名字、隸屬哪家醫院給我,我來看看那家醫院有多高明、醫生有多高明、他被審查可以繼續保外就醫的理由,以及法務部准許他的審查結果。這些資料,我都需要,包含三個層次:第一,醫生及醫院名字;第二,醫療審查報告;第三,法務部的核准報告。請提供給本席參考。
本席很想看看到底是如何審他的,我現在越來越覺得他非常可愛,陳水扁什麼話都能講,精神狀況非常好,一點都不像保外就醫的樣子。真的!我還是再次強調,蔡英文總統不要破壞法制,你就把他特赦了,你不要成為全國最壞的司法典範,尤其是民進黨執政,從總統、院長,當然法務部一定都是司法人,都是學法的人,真的不要不依法行政,讓人民覺得很遺憾,讓人民對司法的感覺不只是蒙羞,完全不信任司法,它的公正性到底在哪裡?
再來是第二個主題,我很好奇為什麼法務部對於有些人可以法外施恩,比方說趙嘉寶,你知道這個人嗎?我想問你個案,你不要看起來很無辜的樣子,趙嘉寶就是陳菊擔任高雄市長時的專門委員,因為貪污而被判刑,在判刑之後,為什麼法務部沒有對他立刻執法?都已經判刑定讞了,趙嘉寶還可以去看看當時的市長陳菊,可以去看看後來當法務部長的邱太三,可以去看看現任立委趙天麟,而且還大膽的挑戰司法,在他自己的臉書上公開貼出他與陳菊市長、邱太三和趙天麟的這些照片、相見歡的情況,真的讓我們覺得司法遇到民進黨的高官是不是會轉彎?從剛才的陳水扁到趙嘉寶,他已經潛逃了,你們也抓不到他了,因為他還有陳菊在做靠山,有前法務部長做靠山,有趙天麟做靠山,是嗎?

蔡次長碧仲:我絕對不認同、不承認有陳菊、邱太三或趙委員做靠山,我絕對不承認有這種事情。方才委員提及已經定讞的,其實定讞之後的執行是個案執行檢察官必須去斟酌各種情況……

沈委員智慧:你剛剛講的前提我都非常贊同,你絕對不會為個案這樣做,但是你別忘了,檢察官是法務部主管,對不對?是法務部的檢察官……

蔡次長碧仲:我特別利用今天這個機會跟委員分享……

沈委員智慧:是跟你無關、跟法務部無關?

蔡次長碧仲:記得桃園最近剛發生一件事,這件事雖然理未易明,還沒有查清楚,但是大家都可以知道,對於個案的檢察官,一般人要跟他講什麼話,他如果有意見,很可能你就會變成關說……

沈委員智慧:次長,你不要說我在關說誰,我沒有關說,我現在告訴你,我們司法的公信力蕩然無存,這樣的高官被判刑確定,他還可以不去執行,還可以跟當時的陳菊市長、趙天麟、邱太三等人見面,還可以 po 網,最後還是輕輕鬆鬆的逃離台灣,這就是台灣的司法,我不跟你談這個了。
另外像陳偉志也一樣,即慶富案的少東,他也是潛逃了,從這個過程當中可以看出你們讓他潛逃有幾個要素,第一,當地的警察有沒有每天讓他來報到?若是他沒有來報到,有沒有上報到法官、檢察官那裡?有沒有?本席要告訴你們,今天剛好都有在場,從司法院到法務部到警察、警政單位,在司法改革上,包括監察院也曾經在 105 年對司法院、法務部一些判逃案例提出相當的糾正,法務部長還說對你們太抱不平了、對檢察官抱不平。監察院的糾正理由指出,檢察官未及時啟動防逃機制,當然,有沒有啟動防逃機制、法官有沒有在判刑確定的時候讓檢察官知道也讓警察都知道,這個機制如何把它連線起來?對於判刑確定的人,是不是可能當庭羈押?
其實你們自己也有提出來,也曾經建議修法,你們提到公聽會意見,對於三年到五年刑期的人,就是已經判刑確定的,在當場聆聽時是否就立刻羈押、學英美的法制,這部分你們都提了,可是到現在,今年是 108 年,好像你們也沒動嘛!我也沒看到法務部和司法院有會銜,再把相關的修法、防堵的策略拿進來。我覺得這是一個機制,現在看到這麼多叛逃、潛逃案件,到最後漏洞還這麼多,還是堵不起來,你們是不是要考慮……

蔡次長碧仲:希望委員能夠支持,因為這個會銜的案子已經送過來,委員剛剛擔心的事情就是我們非常糾結的,其實為了所謂到派出所報到,讓司法警察疲於奔命,一個要跑的人,你叫他去報到,老實講,這個效果……

沈委員智慧:無濟於事、效果也不大。

蔡次長碧仲:所以希望未來大院能夠支持我們,我們認為一個人會跑一定有跡可循,有一些判刑一定程度以上的人,他就是有可能會跑,所以對於這些有可能會跑的,我們要用什麼樣的機制?不能說事後我們再啟動防逃機制,對於一個人、24 小時……

沈委員智慧:太慢了。你們說刑期三年至五年的是不是可以羈押,或是判刑確定的時候,就是刑期在幾年以上,在聆聽判決時必須本人到場。

蔡次長碧仲:對。

沈委員智慧:因為目前法律上並沒有修……

蔡次長碧仲:像現在二審的話,被告不一定要到庭。

沈委員智慧:對,也就是說,你們這裡有被告不一定要到庭的法律,是不是應該在這個法律上做防堵?

蔡次長碧仲:對,現在我們的修法就是從這個地方來努力。

沈委員智慧:你認為是三年還是五年?你們本來是提三年,105 年是提三年,106 年則提出五年刑期上應該必須到庭聆聽宣判,我是看你們的報告書上寫的,我是很認真研究的。

主席:請司法院呂秘書長說明。

呂秘書長太郎:主席、各位委員。跟委員報告,方才委員關心如何防止被告潛逃一事,我們有一個修正案跟行政院會銜。

沈委員智慧:會銜了嗎?

呂秘書長太郎:對。我們是二年以上就要到庭聽判。

沈委員智慧:已經送進立法院了嗎?

呂秘書長太郎:已經送到立法院了。

沈委員智慧:主席聽到了沒?他們已經把案子送進來了,這個案子應該拿出來審,因為現在很多人都是判完刑就跑了,這裡面真的是沒有藍綠的問題,也就是說,罪犯潛逃的機會是非常大的,而且我們的防逃機制本身是很鬆散的,應該是檢察官、警察還有法官這整個系統,這個部分已經有經過院際協商了嗎?

呂秘書長太郎:有,兩院會銜。

沈委員智慧:這次是兩院會銜,是修哪一條?

蔡次長碧仲:現在案子已經送進來了,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已經審查通過第一百十六條之二、第一百二十一條、第四百五十六條、第四百六十九條。關於第三百十二條,就是判決的時候……

沈委員智慧:那些我已經看過了,還是沒有那麼……

蔡次長碧仲:剛剛秘書長講的部分,以後只要是判決諭知死刑、無期徒刑或逾二年有期徒刑之罪,應依職權或檢察官聲請重新審查被告有無羈押或為其他適當替代處分之必要,來防止他……

沈委員智慧:這是羈押的部分,但是宣判的時候是不是要學英美法制?美國和英國的規定都是要到庭,而且聆聽宣判之後,如果是二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話,如果判刑宣告確定,當場就收押、當場就抓進去關了,但我們這部分沒有,所以有不少人因為這樣的空窗期就逃走了。

蔡次長碧仲:現在這部分是規範在第三百十二條,未來法官……

沈委員智慧:有修了嗎?

蔡次長碧仲:有啊!未來只要是符合二年以上的,法官要依職權或是檢察官要馬上聲請,你要趕快審查他有沒有羈押的必要,這就是在第三百十二條……

沈委員智慧:我跟你講,還是有落差,本席也希望能夠很慎重,看看你們能不能在法律上把它防堵好,也就是說,我們是不是應該修法,就是堅持要修法,比照英美體制,針對這些被判二年或三年以上有期徒刑、已經被起訴的這些人,如果是判刑定讞的時候,他們必須到庭,我現在講的是這個,這部分在條文裡面沒有,這個我查過了,就是必須要到庭,你們現在的機制是……

蔡次長碧仲:有,第三百十二條規定宣示判決時要到庭。因為宣示判決的時候如果他不到庭的話,我們如何依職權去審查他要不要羈押?

沈委員智慧:聆聽判決之後有沒有當場就抓進去關?有沒有這個機制?

蔡次長碧仲:現在對於被判死刑、無期徒刑、二年以上有期徒刑者,要讓法官去斟酌個案,讓檢察官去聲請有沒有羈押的必要。

沈委員智慧:次長,我的意思是已經宣告判刑定讞了,在定讞之後,我希望……

蔡次長碧仲:不是定讞,等定讞就來不及了,並不是定讞,是宣告判決的時候,他到庭的時候……

沈委員智慧:是一審的時候嗎?

蔡次長碧仲:沒有,也有可能是二審。

主席:沈委員,你現在關心的法案我們去年有審查過了,現在會進行逐條。

沈委員智慧:好,那我知道,我就不要再問了。

主席:那個範圍可能要再討論。

沈委員智慧:好,下次進行逐條時我們再來討論,謝謝。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