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19:262019/04/20 言論 沈智慧

民進黨總統提名陷於「英德」肉搏內戰,全黨上下「選舉焦慮症」益發嚴重,與大選關係密切的兩個獨立機關,NCC和中選會也被視為「選戰先遣部隊」運用,民進黨沒打算要避嫌。

至少在表面上,「不配合打假新聞」的NCC主委詹婷怡被拉下,「具法學背景及法官資歷可期待的」的中選會主委李進勇被提名。依據兩個機關的組織法,其主委皆由行政院長提名,經立法委員行使同意權;委員及主委都被要求「依據法律,獨立行使職權」。

兩個獨立機關都被民進黨納入黨的勝選大計中,尤以中選會的職掌最為直接相關。因為中選會負責處理「各項選舉、罷免及公民投票公告事項之審議。處理違反選舉、罷免及公民投票法規之裁罰事項。以及處理各項選舉、罷免及公民投票重大爭議案件。」地位形同「選舉裁判官」。

然而,中選會主委被提名人李進勇,30多年前涉及一件「偽造文書」案被重提後,許多人質疑行政院長蘇貞昌提名李的「動機」何在?

很多人在我的臉書上留言,表達對李進勇擔任中選會主委的憂心忡忡。例如「長官就是看中李先生的這項專長,2020的大選可以讓他一展長才」、「讓偽造文書前科的人接掌中選會,如同找個偷竊犯管理收銀機的現金」、「帶著任務來的頭號戰犯,未來專門對付韓國瑜的總統選舉」、「當法官都知法犯法偽造文書了,明年大選讓他辦難保不做票」等等。

若是從民進黨想要勝選來看,其實也很合理。因為李進勇在當法官的時候,可以為了「績效」不惜偽造文書,「才具特殊」鮮少有人出其右。設若日後李進勇當上中選會主委,難保不會配合操作出各種手段。

回顧李進勇涉及偽造文書案,發生在民國74年2月,他辭去法官是74年4月,日期接近,應有因果關係,但他始終不願公開向社會釋疑。

本案台中地方法院78年判決李進勇「無罪」,比較有意思的是,承審法官特別解釋被告李進勇「無罪原因」是「未生實質損害」。而對於被告行為「縱有瑕疵」或「具偽造之形式」,皆可不究。當年法官的心證如此,留下今天的疑問是「具偽造之形式」難道不就是「偽造文書之完成」嗎?

當然就「是」,參照台灣高等法院107年度上訴字第824號刑事判決:「該等偽造文書形式上已表明係由司法機關所出具,內容又攸關刑事案件之偵辦、行政執行之處理,核與檢察機關、行政執行之業務相當,一般人若非熟知機關組織,實難以分辨其實情,均足使社會上一般人誤信其為公務機關所發之公文書之危險,是上開文書,自應認定係偽造之公文書。」換言之,參照前判例來翻譯李進勇案,就是「李進勇無罪,但李進勇偽造文書」。

李進勇涉及偽造文書,民進黨還要為他背書?如果真的讓他上任,受到提攜之他,難免「皇恩浩蕩、感激涕零,感恩戴德、沒齒難忘」,甚至甘願做政黨打手。到那一天就是中華民國的災難,民主的末日了。

(作者為立法委員)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