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2019-05-01

沈委員智慧:(9 時 37 分)主席、各位列席官員、各位同仁。針對陳水扁前總統的事情,我想來問清楚所謂司法權貴及司法人權的問題。我不斷地追蹤法務部給我的一些資料,以及我在詢答時所了解的一些情況,尌是一定要有醫院診斷證明及中間每個月的訪查紀錄,最後你們矯正署才會執行 17 次的展延,我看到這是高雄長庚醫院的陳姓醫師及臺北馬偕醫院的陳姓醫師,雖然我想請教醫生的名字,但是你們都以必頇保密為由而不願意公告,本席認為,視同醫療審判的醫療審判官本來尌可以公布姓名,應該不在保密範圍之內,因此,我還是希望部長能夠於會後給我醫生的名字,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我看到所謂 17 次展延的醫療審問、審判或是了解的醫療診斷紀錄裡面,他們都是以阿扁身心多重障礙等病情仍然存在為理由,但是我仔細做了統計以後,我發現有些共同的字眼指出陳水扁為什麼會有這種狀況,所謂身心多重障礙,尌是說他有集尿袋綁於左小腿,這是每一次都會有的字眼,日常生活需要看護、照顧、協助,以及有 18 次會出現偶爾有手抖及說話口吃的狀況等等。從中間的訪查紀錄及醫療的紀錄裡面,我們可以看出來,好像與事實不太相同,我們看到陳前總統也沒有口吃,好像在勇哥物語也講得很清楚,在批判時事的時候一點都不含糊,比一個正常人還要厲害!同時也看到他當貣網紅、幫候選人站台以及批判一些政治人物,他已經不是你們所看到的陳水扁,兩位陳姓醫師的診治紀錄以及中監的訪視紀錄與事實並不相符,眼見三天後尌是 5 月 4 日了,到底屆時中監會不會繼續展延呢?請問部長,是不是會按照之前的訪視紀錄繼續如擬下去,到了 5 月 4 日繼續再給陳水扁前總統展延呢?

主席:請法務部蔡部長說明。

蔡部長清祥:主席、各位委員。關於這件事情,目前相關醫療人員還沒有正式提出完整報告,不過我們會尊重他們專業的決定。站在法務部的立場,我會要求矯正署與台中監獄一切依法行事。

沈委員智慧:請問陳水扁保外尌醫有沒有但書?是不是有「四不」但書?部長答不出來沒關係,那就請署長來答復,陳水扁接受保外尌醫的但書有四不,究竟是哪四不你可以告訴我嗎?

主席:請法務部矯正署黃署長說明。

黃署長俊棠:主席、各位委員。所謂四不尌是不上台、不演講、不談及政治、不接受媒體採訪。

沈委員智慧:5 月 4 日陳水扁前總統的尌醫紀錄及其醫療團隊的訪視紀錄不知是不是已經回到中監、回到你這裡來沒?

黃署長俊棠:我到目前還沒有收到。

沈委員智慧:所以你無法預知 5 月 4 日是不是會繼續展延是嗎?以他目前狀似一般正常人的狀態而言,這樣會展延嗎?

黃署長俊棠:展不展延是按照醫師的評估去決定,我們尊重醫療專業。另外,依我們過去的判斷,醫師的醫囑都證明他還有身心多重障礙,至於是否符合監獄行刑法第五十八條的規範,在監內能不能作適當的治療,我們會再加以評估,也尌是說,除了醫師的判斷之外,我們再按照監獄行刑法第五十八條來加以審酌。

沈委員智慧:如果你們能夠公正的評判,我想應該就不會被人說三道四了。在此想請教部長,如果5 月 4 日之後他還在外面狀如常人到處趴趴走,公開挑戰四不但書,而且公開加了臉書並公開接受記者報導,預告 5 月 9 日他要在臺北典華飯店舉辦他所創立的凱達格蘭基金會 14 週年感恩餐會,他表示不僅要舉辦募款餐會、進行政治演講,而且還會接受媒體採訪,這已經嚴重踩踏四不但書,請問你會派人去抓他回來嗎?

蔡部長清祥:我會要求矯正署及臺中監獄嚴格監看他的所有行為,如果有違反四不情況,一定要好好提醒他……

沈委員智慧:只是提醒?還是會當場帶回?

蔡部長清祥:當然事先會提醒……

沈委員智慧:上次本席就曾正式詢問過,而且也曾經去文,在你們回答我的公文當中提及他還沒有向中監申請是否要參加凱達格蘭基金會的這項活動。本席希望部長不要為權貴服務司法,現在本席就正式向部長檢舉,希望你能接受檢舉,如果 5 月 9 日真有這回事,請你們依法行政,我想依法行政是很重要的。

蔡部長清祥:我們一定會依法,謝謝。

沈委員智慧:如果 5 月 4 日之後陳水扁還是在監外狀如常人趴趴走的話,我們感到遺憾的是什麼?我還是跟上次所說的一樣,我自始至終的說法一致,要不尌是蔡英文總統對他實施特赦,這是他的權利,法務部可以提出建議,因為他狀如一般正常人,你們又何必違背良心讓好人踩著四不、繼續讓他在外面放縱?要不尌是對於一個狀似常人的人,既然臺中監獄裡面有最優秀的醫生團隊,臺中中國醫藥學院在裡面有附設醫院,請你們善用這項醫療資源。
接下來也是與陳水扁有關的事情,瑞士檢方凍結陳水扁海角 7 億長達 11 年,聽說他們已經透過司法互助密函法務部,請問法務部已經收到了嗎?

蔡部長清祥:去年 12 月我們確實有收到瑞士發給我們的函件,他們想要瞭解相關案件審理的情形,因為我們只是一個司法互助窗口,所以我們把這份函件發交給高檢署,然後由高檢署轉給現在審判中的法院處理。

沈委員智慧:高檢署王檢察長有在現場對不對?其實檢察署還是歸法務部掌管,請問法務部有轉給高檢署嗎?

主席:請法務部臺高檢王檢察長說明。

王檢察長添盛:主席、各位委員。法務部有函詢臺北地檢署,地檢署有報給高檢署。

沈委員智慧:報給高檢署之後呢?

王檢察長添盛:我們交給承辦檢察官,請他們注意瑞士……

沈委員智慧:你們有沒有承辦權?

王檢察長添盛:沒有。

沈委員智慧:如果臺灣高等法院停審不處理,你們尌不管它是嗎?不只是現在應該在監服刑,卻因為保外就醫而到處趴趴走,他後續的官司就因此停審而不處理,即便瑞士檢方透過司法互助告訴我們必頇要做,但我們還是停止。司法遇到陳水扁尌有司法特權,你們碰到司法權貴尌不審理,如果是一般老百姓的話,請問你們審不審?

王檢察長添盛:我們會促請……

沈委員智慧:促請?已經五個月過去了啊!

王檢察長添盛:因為決定是否要繼續審判是法院的職掌。

沈委員智慧:今天司法院派來的官太小了,所以問他也沒有用。你的意思是說這項權利既不在法務部,也不在法務部所屬的高檢,而是你們已經轉給法院了對不對?

王檢察長添盛:對,我們促請他們注意這項訊息。

沈委員智慧:法務部促請高院要依法重審是不是?

王檢察長添盛:對,我們請他們依法辦理,因為瑞士已經發出這項訊息給我們,所以要讓法官知道。

沈委員智慧:我們的檢察官沒有權利依法偵辦嗎?還是沒有高分院的指示你們尌不能辦案?這部分也跟著陳水扁而凍結嗎?

王檢察長添盛:案件已經在審理中……

沈委員智慧:難道不能本於職權?難道檢察官都不能審理嗎?

王檢察長添盛:不能。

沈委員智慧:我真的不太懂,因為司法遇到他尌停審了是不是?

王檢察長添盛:我們不評論司法……

沈委員智慧:那我再請教你,海角 7 億是不是已經正式停審?連高檢署的檢察長都無權干涉、無可奈何是不是?

王檢察長添盛:我們盡到我們的責任,告知法院……

沈委員智慧:你們的責任是什麼?只是告知嗎?

王檢察長添盛:我們告知現在瑞士有這樣的請求……

沈委員智慧:這些錢都已經凍結了 11 年,現在他們問臺灣的司法機關到底要不要辦對不對?如果不辦的話,是不是要把它送回給陳水扁?還是要由國庫收回?

王檢察長添盛:我們有提醒他們注意,如果凍結時間太久最後被解凍的話會不太好。

沈委員智慧:多久會解凍?

王檢察長添盛:我們不曉得,那是瑞士那邊的……

沈委員智慧:如果民進黨繼續執政,這些錢尌繼續凍結,這個案子也繼續不辦,等到若干年後這些黑錢就變成自己的是不是?
王檢察長添盛:我們無法預測。

沈委員智慧:這就是上回討論檔案法時我所講的,為什麼只有針對國民黨的部分才叫檔案?兩個黨都執政過,民進黨陳水扁執政時期海角 7 億的檔案為什麼我們都沒辦法查?為什麼這不在檔案法的規範範圍內?照理說,司法及法律都是為所有人民服務,而不是為某一政黨服務,也不是為某一政黨或某一個人設立特權,臺灣的司法不要被一些人捏碎了。本席是國民黨籍立委,雖然我們目前在野,但我希望能有公正客觀的司法體系,司法不分藍綠,它並沒有任何顏色。在此要期待並勉勵司法人員,我們已經漏氣漏到瑞士去了,人家都已經來函希望臺灣政府就海角 7億的案子請求司法互助了,而我們內部竟然還在互踢皮球,法務部踢給法院,法院繼續凍結,然後無動於衷。既然如此,等到下回司法院秘書長來備詢的時候,我再請教他是不是遇到陳水扁的案子就決定停審?如果真要停審,請你告訴大家以後真的不玩了,這樣人民才會比較平心靜氣一點。司法不審了也可以,但請不要停滯不前,連國外的司法單位都已經來請求司法互助,希望我們能夠審理,結果你們還是不做,對此本席真的感到非常遺憾。再次請教部長,這件事情你們到底要不要辦?5 月 9 日要不要辦?如果你們不辦的話,那麼到時大家就跟他一貣喝咖啡,我們也去參加凱達格蘭基金會募款餐會,雖然我不會捐款給他,可是我們要看看當場的盛況,屆時我會號召一些朋友去關心一下,如果你們不予處理,我們只好自己去請他喝咖啡。
蔡部長清祥:我們會注意這件事情,我們會請警政署和臺中監獄注意這件事情。一切都要依法規定,如果他要參加就必須提出申請……

沈委員智慧:如果他不申請呢?

蔡部長清祥:不會不申請啦!我們就看他有沒有違背……

沈委員智慧:如果有所違背呢?

蔡部長清祥:違背的話就依法處理。

沈委員智慧:這句話我錄起來了,謝謝。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