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2019-05-24

本院沈委員智慧,針對「準公共化幼托」政策施行後,很多地方政府原施行的幼托補助政策將會落日,但準公共化的補貼比較起原來地方政府的補貼反而是縮水的。以台中為例,不管孩子是送到保母、托嬰中心或幼兒園,同樣都給補助,但施行「準公共化幼托」後,未來中央規定三歲以上的孩子送托幼兒園才有補助,可是有些家長不想讓孩子那麼早去幼兒園,孩子三歲還是送托保母家,將使家長們無所適從,甚至如果不送幼托,一毛補助都沒有。中央政策不顧地方既有政策,以致無法融入,顯然殊屬不當,特向行政院提出質詢。

說明:

一、「準公共化」政策與地方原來的補助出現矛盾現象,像是目前不少縣市政府都有公私合作的托嬰補助,例如台中、台北和新北,都是由地方政府與私人業者簽約,家長只要將孩子送托給有簽約的業者,就可以領取補助。

二、以台中為例,不管孩子是送到保母、托嬰中心或幼兒園,同樣都給補助,但現在中央要求地方的補助到今年中就要落日,未來中央規定三歲以上的孩子送托幼兒園才有補助。再以台北市為例,現在的托嬰補助,第二胎最高可以領到一萬一千五百元。落日後,第二胎的托嬰補助只能領到六千元,讓家長壓力更大。

三、「準公共化幼托」施行後,出現中央補助金額低於地方的情況,或者因為家長不想讓孩子那麼早去幼兒園,而無法領到補助。中央欲解決「少子化問題」的政策顯然與民意、實際狀況脫節。中央政策不顧地方既有政策,以致無法融入,顯然殊屬不當。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