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2019-05-24

本院沈委員智慧,針對「準公共化幼托」政策施行前,政府宣示家長負擔每月不超過四千五百元,初任教保服務人員每月薪資至少二萬九千元。但參考近期調查研究發現,服務於準公共化幼兒園的教保人員有高達三成月薪未達二萬九千元,有近九成的幼兒園另外加收課後托育費。政府推動「華麗不實」的政策,未達預期效果,應考慮調整作法,使教保人員及家長都能安心,特向行政院提出質詢。

說明:

一、根據一份針對「一○七學年加入準公共化制度」的三○九家幼兒園所做的調查發現,有三成教保服務人員月薪並未到達政府宣稱的二萬九千元,最低的月薪僅有二萬一千元。某些幼兒園所稱「二萬九千元包含年終獎金及考核獎金」,這種說法,顯然有「華麗不實」之嫌。

二、目前法定托育每日8小時,通常是指每日8:00-16:00,16:00之後為課後延托時間。過去私立幼兒園延托為17:00起,但加入準公共化後,將教保服務時間下修為8小時,比原先9小時的托育少了一小時,而家長要多負擔一小時的延托費用。理論上,這一小時的延托費用應該是給負責延托的教保人員,但高達九成的教保人員表示,延托仍由原班或值班老師負責,但有些並未領到延托費用,等於家長增加了支出了,教保人員卻未受益。

三、在「少子化、招生不易」的大環境下,幼兒園或托育業者經營並不容易,同時也需要兼顧教師權益、家長負擔能力等等諸多問題。政府推動「華麗不實」的政策,未達預期效果,應考慮調整作法,使教保人員及家長都能安心。

回上頁